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全文

走进边关 感受崇高
——中国爱国拥军促进会走进福建三都港活动侧记

来源:   时间:

 文/钱晓虎

 

踏上军舰,听官兵讲解,令企业家们充满好奇与激动 图/涂国政 摄

 

    “边关是什么?写生者说,边关是奇;摄影家说,边关是险;云游客说,边关是难;生意人说,边关是远……唯独戍边军人的回答最撼人心魄而隽永悠长:边关是国,边关是家,边关就是你我他。”
    元旦刚过,“爱国拥军·情系边关”——“百名企业家边关行”活动走进海军驻福建三都港的基层部队,随行的一名企业家写下了这样的感言。
    宁德三都港,是中国爱国拥军促进会开展的“爱国拥军·情系边关”系列活动继走进大连长山岛后的第二站。
    短短的两天时间里,爱国拥军促进会领导和企业家们一行先后走进海军舰艇、训练场,体验部队生活,参观部队训练设施设备,观摩部队训练成果,与官兵座谈了解情况,获得了很多独特的体会,也进一步增强了爱国拥军的信念。
   

    “在这里,我看到了半部中国近代屈辱史”


    三都港,恰居中国海岸线中心点,为闽东沿海“出入门户、五邑咽喉”。军港口小腹大,港内水深岸陡,岛屿边缀,是一座天然的深水良港,有着东方“珍珠港”的美誉。
    然而,就在三都附近,却留下了诸多中国近代屈辱史。
    1884年爆发的马江海战,是中国近代海战史上的悲壮一页。当时,法国远东舰队6艘军舰侵入福建马尾港。无能的清王朝下令,“彼若不动,我亦不发”, “无旨不得先行开炮,必待敌船开火,始准还击,违者虽胜尤斩。”
    七月初三,法舰首先发起进攻,但清军主要将领畏战弃舰而逃,福建水师各舰仓皇应战,有的舰只还没来得及起锚,被法舰的炮弹击沉两艘,重创多艘。中国官兵在劣势面前对法国军舰展开英勇还击,但由于装备落后、火力不敌,海战不到30分钟,中方11艘战船以及运输船多艘沉没,福建水师几乎全军覆没!倾注了国人多少强国梦想的马尾造船厂和两岸炮台被法军彻底摧毁。
    “海边防有我们民族的沉痛记忆。在这里,我看到了中国半部近代屈辱史。”年近七旬的新疆忠泰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忠言告诉记者。这位离开部队47年的老兵,对海防建设充满了深情关注。
    “当时,国家沦落到何等任人恣意蹂躏的境地,当时的边疆防务是怎样的孱弱残破。边关这扇国门,甚至还抵不得遮风挡雨的柴门篱院……现在,我们争取在和平的环境中发展,但也绝不能没有危机意识。没有忧患意识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
    “不要忘记,帝国主义是从海上侵略我们的”
    对于中国爱国拥军促进会副会长刘达平来说,这是一次扫盲之旅。
    “中华民族曾经是世界上最早走向海洋的民族之一。”然而,封建王朝却实行闭关自守的禁海政策达400多年。
    咱们不是没有海军,甚至有史学家认为,世界第一支海军就诞生在中国的隋唐时期,其时拥有的“斗舰”、“走轲”、“艨艟”等大型战舰,可堪称当时的“航母集群”。但遗憾的是,它们在桀骜不羁的大海中除了宣示威仪外,没有留下一次海战的记录。因此,有人认为它不是海军而只是一支豪华的船队而已。
    在参观三都军港、在与海军官兵的交流中,刘达平对海洋的认识又有了新的拓展。
    “我国当今拥有的黄海、东海和南海等海域暗流涌动、风浪阵阵。其实,百年之前,著名的航海家郑和从西洋归来就曾进言:财富取之于海,危险亦来自海上……”
    在某护卫舰大队的一块橱窗前,刘达平陷入了深思。“近代以来,帝国主义先后479次从海上入侵我国,肆意践踏和蹂躏中华民族。不要忘记,帝国主义是从海上侵略我们的。一个民族流再多的血也不能失去血性,同样,也不能因为长期没有流血而淡漠了血色记忆。因此,我们必须增强全民族的海权意识。”
    在刘达平看来,海权是国家主权的自然延伸,它包括海洋权力以及实现和维护这个权力的海上力量。海防和海权一字之差,却有着不同的考量——海防立足本土,只是作为陆地屏障而存在;海权立足海上,是对海洋主权和权益的控制。
    “尽管我们对这一概念的认识和努力起步不久,但我们看到并忧思着,同时改革开放的中国面向世界,跨出国门,渡洋跨海。如果没有海权确保战略底线,就等于把自己的资源市场、科学考察、海上安全……甚至中华民族宝贵的生存和发展空间,拱手交由一个并不安全的世界。” 刘达平告诉记者。
    “走近海军,感受祖国强大带来的自豪”
    威武的战舰静静地停泊在码头,爱国拥军促进会领导和企业家们登上战舰,一个个充满了好奇与激动。
    “这是我军最先进的导弹快艇。航速快、火力猛,而且可以躲避雷达的跟踪,被称为海上‘无影利剑’。”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海军导弹快艇,来自中国水电工程局的林文进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从电视、画报上多次看到它的报道,知道它很厉害,没想到今天能有机会与它零距离接触。”
    林文进对于海军有着特殊的印象。他所在的公司不断地开拓海外业务,真切地感受到了海军发展对于维护国家战略利益拓展的重要意义。
    2008年10月26日,人民海军首批护航舰艇编队浩浩荡荡开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这是我国首次使用军事力量赴海外维护国家战略利益,保护重要运输线安全的行动,也是我军首次组织海上作战力量赴海外履行国际人道主义义务,这一重要行动永远载入了中华民族的史册。
    “2011年3月,利比亚国内发生内乱。正在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的‘徐州舰’奉命出征,为撤离我在利比亚被困人员船舶提供支持和保护。当时,我们公司有多人就是跟着‘徐州舰’撤回到了安全地带的。”林文进介绍说。
    “那次行动从临危受命到完美收官,中国海军前后不足10天的表现,留给人们的思考却远远超越这一行动本身。”
    “维护国家战略利益、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确保海洋战略通道畅通,向世界人民展示人民海军的战略能力和历史担当。走近海军,真正感到了祖国强大带来的自豪。”林文进说。
    “你有1000个不来的理由,但也有100个来的办法”
    “我们海军有一个‘夫妻水站’。每天早晨5点,一名老兵便带着妻子到机房抽水,然后驾舢板挨个巡查11个堤坝。老兵叫王信臣,是某水警区战士。入伍第二年,他就来到了水库工作,如今已过25年。25年,他没有离开,还在那安了家。当年那个年轻水兵已是一脸沧桑,满头白发,他把自己最好的青春献给了一个孤岛,并且还将继续奉献下去。”
    参观中,海军副政委岑旭向促进会成员讲起了一个真实感人的故事,引起了大家的一片感慨。
    在祖国边关,类似这样的“夫妻哨所”比比皆是。边防官兵在水天漂泊,在山中坚守,在没有军号声的时光中延展着生命的长度与厚重。
    “为什么边关军人能在荒凉偏远的祖国边关,忍受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寂寞?难道他们就不思念亲人,就没有儿女情长?”冯建新,山西智海集团董事长也常常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在他的印象中,有一副边防官兵写的对联让他记忆深刻:“一人披尽寒霜雪,喜看万家窗灯红”,横批是“舍我其谁”。
    这次边关之行,他推开了一切公务,第二次随团行动。“你有1000个不来的理由,但也有100个来的办法。今后的边关行只要提前半个月通知我,我会安排好生意保证参加。这是感情使然!”当他听说有的海岛官兵淡水补给困难时,立即提议:能不能给海岛部队送一台海水淡化装置?
     “心系边关,心怀感恩。我常常在想,为什么我们能够在和平的天空下,安心地做生意?不就是因为有这样一群海边防战士在坚守、在奉献吗?那么,作为企业家,我们能为边防、海防部队做点什么?这是我们的责任啊!”冯建新说。
和平发展已经上升为中国的国家意志,但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是不能以牺牲核心利益为代价的;不管世界怎样变化,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始终是一个国家的核心利益。
    人类的未来充满着不确定性,但中国却一定要走向富强,中国的边海防一定要坚如磐石。
    “走进边关,感受崇高。战争年代,我们说,没有一支人民的军队,就没有人民的一切。而今天,没有全体人民建在心中的国防线,就没有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心系边关,强我边关,我们每个中国人都责无旁贷!”在活动结束之际,中国爱国拥军促进会会长、民政部副部长罗平飞的话,道出了边关行团队的心声。

    相关链接

    参加第二次“边关行”企业家代表

    李 猛 中国爱国拥军促进会副会长,全国政协委员,山西安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张忠言 中国爱国拥军促进会副会长,全国政协委员、新疆忠泰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冯建新 中国爱国拥军促进会副会长,山西省政协常委,山西智海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赵常成 中国爱国拥军促进会副会长,库尔勒市人大代表,中博集团董事长
    林文进 中国爱国拥军促进会副会长单位代表,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六工程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
    刘达平 重庆南岸区政协委员,重庆金阳集团董事长
    郑  凯 云南双友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网站声明 | 访问分析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双拥杂志社 技术支持:民政部信息中心
京ICP备130124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