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全文

努力造就更多响当当的“拥军品牌”

来源:   时间:

文/盛 平

 

(一)

 

    细心的读者会注意到,《中国双拥》杂志自创刊以来,已经陆续报道了一批 “社会化拥军品牌”,如:唐山“功臣幸福养老院”院长常玉珍、泉州“解放军烈士庙”的创办者曾恨、河南的网络拥军创办人乔文娟……他们都是共和国的基层公民,他们用主动投资、积极献身、长期建功于爱国拥军的实践,创造了蜚声军地的“品牌效应”。在他们品牌效应的带动下,“社会化拥军品牌”犹如雨后春笋般地展现出来,使社会化拥军活动显得蓬蓬勃勃,星光灿然。
    “品牌”层出是我国社会化拥军活动走向深入的重要标志,也是使双拥活动真正实现由“官办为主”转型为“民办为主”的必然趋势。社会化拥军,就是全面动员一切社会力量,包括非公有制经济组织、新社会组织(以下简称“两新组织”)和各人民团体、城乡基层广大民众,按照宪法赋予公民的义务,自觉地、主动地、持续地展开的爱国拥军活动。社会化拥军的本质是在双拥实践中最大限度地贯彻和践行党的群众路线。一切社会资源的充分利用和公众中精英人物的竞先争胜是这项活动走上成熟的显著特征。这就决定了社会化拥军发展到今天可以而且必然会出现“品牌”层出的崭新局面。“群众是真正的英雄”。群众中蕴藏着为促进爱国拥军活动而争创其“品牌”的极大热忱和积极性。而社会化拥军活动地持续发展,也离不开大批“品牌”的强劲带动和接踵引领。实践表明,社会化拥军实践中涌现出来的“品牌”,具有极大的亲和力、感召力和牵引力。这实际上也是我国双拥工作非常“给力”的光荣传统。早在20世纪50年代,在“保家卫国”、“建设新中国”的号召下,广大非公有制经济单位以高涨的爱国热情支持抗美援朝战争,通过各种形式,从多方面爱护、支持和慰问人民解放军和出国作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豫剧演员常香玉不辞劳苦,带着“香玉剧社”半年内巡演170场,用全部收入为志愿军购买了战斗机。据统计,在常香玉捐飞机的影响下,全国各界的捐资可买3710架战斗机。捐飞机的名号中有“中国店员号”、“华侨号”等等。这一切说明,社会化拥军品牌效应不可小觑。
    由此可见,“品牌”层出既是社会化拥军最有影响力的发展标志,也是引领这项活动深入持续发展的特殊力量。我们应该重视对社会化拥军品牌的研究和探索,充分认知这些“品牌”的价值和作用,积极形成高度的品牌意识和品牌效应,以此为新的抓手,引领社会化拥军实践适应时代需求,不断向上提升、向前发展。
 

(二)

 
    按照有关学者的说法,“所谓品牌,就是在较大范围内大家一致公认的某个最好的牌子。”上面提到的社会化拥军的品牌,大都符合这一定义。纵观这些品牌的形成过程和基本内涵,我们可以明确:被军地双方公认的社会化拥军品牌,一般也都具有①高品质、②高特色性、③高知名度、④高信誉度、⑤高覆盖率(带动力)、⑥高附加值(对军地双方和国防事业带来的实际高效益)等特征。分析这6大特征,不难发现,高知名度和高品质是造就品牌的必要条件,两者不能画等号。这里应当强调:长时间具有高覆盖率和高附加值的品牌才是真正的品牌。品牌应该是“长期”响亮的,不是昙花一现的;品牌还应当是广大公众高度认可和敬服的,不是单纯由上级政府和某些媒体人士、权威专家遴选出来的。品牌是在社会化拥军实践中锻造出来的,是活在军地双方广大公众心中的。
    对社会化拥军品牌的认知,要克服两个误区,一是片面强调品牌的知名度而忽视其美誉度和公信度;二是片面认为社会化拥军品牌只有“富人”和“大老板”能去创,中小企业和普通民众是不可能去创的。前面提到的社会化拥军品牌的得主,固然不乏勤劳致富和有经济能力的背景,但大多数是基层的普通公民,例如乔文娟就是一个典型的“低收入群体”中的一员,但是她毫不怯弱,勇于创新拥军形式,用她拥军网站的影响力荣获中原大地的社会化拥军大品牌。实践证明,大凡心中有爱的人,都有创双拥品牌的能力,都会和双拥品牌有缘。双拥品牌和其他领域中的品牌一样,其核心要素有三:一是个性,即独一无二,特色鲜明;二是文化,既能集中体现出高尚的爱国情怀和民族精神,又能展现由衷而发,自觉服务于军队、军属及一切为国防出力之人的拥军意识;三是形象价值,品牌是一种形象,本身就意味着价值,也是参与拥军活动的企业和个人珍贵的无形资产。我们都应充分珍视、精心呵护,并努力为品牌的发展与创新提供更多的机遇和空间。

(三)


    在新形势下,我们怎样才能造就更多响当当的社会化拥军品牌呢?
    遵循品牌的内涵特征和形成规律,在抓好全民国防教育的基础上,首先要有针对性地强化“两新组织”成员,特别是其负责人的爱国拥军意识,增强他们勇创社会化拥军品牌的责任、信心和勇气。长期的和平环境容易使人们的国防意识淡化;一些“两新组织”参与拥军活动时冷时热;受市场经济等价交换原则的消极影响,一些人漠视拥军活动的公益性,习惯用经济利益衡量拥军的收益。他们需要在国防教育中来“补课”,充分认识自己是社会化拥军的“利益攸关方”和“第一责任人”。以此为基础,强化“公民意识”和“拥军意识”,真正从“品牌”的溢出效应——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赢”的结局中,认清民营企业家拥军不仅能促进企业发展生产力,而且能显著提升企业形象,使之拥有走向“品牌”的公信力和无形资产,从而提高他们积极参与拥军活动的积极性。
    其次,作为双拥工作的政府主管部门,要认真制定并实施“造就大批社会化拥军品牌的大战略”。在做好顶层设计的基础上,切实做好“双拥意识社会化,双拥组织社会化、双拥物资保障社会化,双拥活动社会化”这四个环节的工作,夯实造就社会化拥军新品牌的思想基础、组织基础、保障基础和社会基础。要科学制定一套简明易行的品牌评价评定体系和推介传播体系,为社会化拥军品牌的诞生创造良好的舆论环境和社会氛围。有道是:“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公正而又充分的推介表彰,是提升品牌知名度和覆盖率的基本条件。要注意把社会化拥军品牌的评价体系纳入下一届全国双拥模范城(县)及组织、个人的考评体系,在“公示”和推介时作为“重要专项”适当加以突出。对在实践中脱颖而出的社会化拥军品牌,要精心呵护,积极扶持,及时拭去这些品牌上的尘埃,切实保护这些品牌的公信力和生命力。
    第三,要加大双拥文化建设力度。双拥文化是支撑社会化拥军品牌的核心要素。为了使双拥文化更好地托举和支撑社会化拥军品牌,参与社会化拥军的组织和人们需要重视在双拥的精神文化、行为文化、质量文化这三个层面加强建设性工作,确保社会化拥军品牌拥有丰厚的文化底蕴。在精神文化层面上,要强化品牌意识,这包括确立爱党爱国爱军尚武的核心价值理念、追求卓越的进取意识、一丝不苟的诚信意识、公益第一的大局意识、知耻明荣的形象意识等;在行为文化层面上,要建立健全相关机制和法规,做好制度化的管理工作,确保社会化拥军的主体能始终在大局下行动,自觉接受相关制度的规范和约束;在质量文化层面上,要视质量为品牌的生命,懂得打造品牌的高质量和高知名度的统一性,有时为了确保质量,还应有不惜牺牲知名度的勇气和毅力。要始终把确保质量放在第一位,善于从细节过硬抓起,形成全员抓质量的好风气。只有在这些方面形成高度的文化自觉,才能创出真正过硬的社会化拥军品牌。
    第四,注意调整好政策,激励“两新组织”中的公民群体踊跃参与争创社会化拥军品牌的积极性。比如税收政策,不妨“引进”发达国家的做法:例如美国福特汽车公司在老福特去世时,按当时的税率应当征3亿美元的遗产税,福特家族选择了将90%的非表决权形式的公司股票捐献给福特基金会,这一行动使3亿美元的遗产税减为几百万元。而福特基金会是社会公益性质的,这样使少缴的税金转化为法律允许的公益基金,既满足了福特家族追求社会尊重的需要,又避免了社会财富落入个人腰包。建议我国可对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和个人投入拥军活动的资金给予减税或免税;对安置军转干部和军嫂就业的民营企业,给予一定的优惠政策。通过完善政策和法规,使社会化拥军群体能够起劲投入、长期坚持、有序运转,从而群策群力地确保社会化拥军的新品牌能够层出不穷。

网站声明 | 访问分析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双拥杂志社 技术支持:民政部信息中心
京ICP备130124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