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全文

依法拥军步步高
——河南省注重创新完善涉军维权的“汤阴经验”

来源:   时间:

文/本刊特约记者 翟 耀 焦景宏 徐 凯

 

    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日子。
    2011年3月31日,地处豫北地区的河南省汤阴县人武部整洁一新,气氛庄重而浓烈。济南军区在此举行隆重的“汤阴经验荣誉室”开馆仪式。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上将专门为“汤阴经验荣誉室”开馆题词:“依法维权固长城、精忠报国谱新篇。”
    靠依法拥军发展起来的“汤阴经验”,1996年经中央媒体介绍后迅速在全国传播开来,成为各地军民学习仿效的典型。在其发源地河南省,“汤阴经验”这把涉军维权之剑历经改革开放大潮淬火、磨砺,15年来其机制不断完善、内容不断丰富,作用愈加明显。

创建涉军“巡回法庭”
解决军属纠纷难题


    说起“汤阴经验”的由来,得从15年前的一个大难题说起。
    1996年春,汤阴县人武部新一届班子上任了。就在他们研究如何开创双拥工作新局面时,接二连三的军人军属涉法纠纷难题,摆在了部长陈相国、政委曹香华的面前。
    军人军属涉法纠纷逐年增多以及处理难度的不断加大,已成为新形势下影响部队建设的一个突出问题。据济南军区某集团军统计,该部近3年来官兵本人及家庭遇到的涉法纠纷近1500起,其中1995年比上年增长9%,1996年比上年增长16%。刚入伍的新战士中,本人及家庭有涉法纠纷的数量又比1996年增长了3倍多。3年来,该集团军团以上机关为处理官兵涉法纠纷共耗资50多万元。某团为解救被拐卖的一名战士的妹妹,先后派出3名干部赴15个县(市)协助解决,历时9个多月,花差旅费近5万元。另一个团为集中解决7名官兵家庭的涉法纠纷,派出一名副营长去处理。这位副营长奔波于4省区的15个县(市),长达半年时间未能在位工作。
    军人军属涉法纠纷难解决,难就难在靠军队处理不了,找地方又无人协调;难就难在一些地方存在着以权压法、权钱交易、执法不公等现象,在邪恶势力面前,遭受不法侵害的军人军属常常处于弱势。在加强法制、依法治国的今天,必须依靠法律机制保护军人军属的合法权益。经过反复酝酿,曹香华政委代表人武部向县人民法院提出设想:能否在法院创办一个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的法庭,专门处理军人军属的民事、经济等纠纷案件。
    “只要对部队建设有利,我们全力支持。”汤阴县人民法院院长王高潮回答得很痛快。设立专门法庭涉及法院组织法和编制问题,王院长建议成立一个“巡回法庭”。方案上报后,县委书记杨六生要求克服困难,积极办好,切实为军人军属排忧解难。县人大不但及时批复,主抓此事的副主任石希国还亲自撰文,阐述其必要性和重要意义。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也给予肯定和支持。县法院确定,由主管民事审判工作的副院长元大水具体负责,由民庭庭长张强兼任“巡回法庭”庭长。
    一个创意,一路绿灯。1996年11月15日,汤阴县人民法院“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巡回法庭”正式挂牌成立。
    对这种“巡回法庭”的作用,军属谭荣英体会尤深。这位下岗女工1995年因宫外孕在县医院做了手术。她万万没有想到,她手术时被输入的700毫升血液,有400毫升竟取自于一个丙型肝炎患者。一个月之后,四肢乏力、多次昏倒的谭荣英被确诊为丙肝感染者。为了不影响丈夫安心服役,她独自承担着巨大痛苦,在传染病房一住就是70多天。事已至此,她不能不讨个说法。  在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她一边四处求医,一边拖着病体,踏上了漫漫的上访之路。由于医院、供血单位相互推诿,县里的医疗鉴定不符合事实,谭荣英不但未获分文赔偿,用于治病的借款高达9万元。
    就在谭荣英近乎绝望之际,汤阴县“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巡回法庭”受理了此案。办案人员主动承担调查取证任务,冒着酷暑上北京、下郑州,审判员黄敬还带着身孕四处奔波。1997年7月12日,“巡回法庭”作出一审判决:3家被告共赔偿谭荣英13万余元的医疗费,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把维护法律公正和依法保护军人军属的合法权益统一起来,让军人军属投诉有门,请求有果,是巡回法庭创办的目的。运用司法手段贯彻落实党的拥军优属政策,依靠法律捍卫钢铁长城,维护部队和社会的稳定,是“巡回法庭”的根本宗旨。“巡回法庭”一开始就制定了各类人员岗位责任制、错案追究制、办案须知等规章制度,法官们公正执法,廉洁执法,对涉军维权案件都做到快立案、快审理、快结案、快执行,赢得了军人军属和广大干部群众的称赞。
    1997年9月,汤阴县人武部与县司法局联合发文,建立了“汤阴县军人军属法律服务咨询处”,接着,全县10个乡(镇)的人武部也与司法所联手建起了相同机构。
    1997年10月,汤阴县委、县政府、县人武部联合发文,成立了由公安、检察、法院、司法行政、民政、人武部共同参加的“汤阴县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领导小组”。这一机构弥补了“巡回法庭”职能管辖上的不足,为运用多种法律手段处理军人军属涉法纠纷,更好地维护军人军属的合法权益,提供了有力的组织保证。
    汤阴县创办“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巡回法庭”的经验一经传出,迅即在军队和地方引起关注和反响。时任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的张子祥在中央媒体上撰文认定:汤阴县人民法院创建“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巡回法庭”的做法方向明确,路子对头。汤阴县人民法院创办的“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巡回法庭”,不以经济效益为目的,不影响司法公正,于法、于理、于军、于民、于国家、于社会,都是一件好事情。 既然是好事,就要进一步办好、办实。时任济南军区政委的徐才厚高度赞扬“汤阴经验”是涉军维权形式的重大创新,是依法拥军的成功实践,值得推广和普及。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和济南军区先后转发了这一经验。中央媒体公开报道之后,最高人民法院后来也认可、推广了“汤阴经验”。
    “汤阴经验”也在之后的实际运行中逐步发展为“一组、一庭、一站”三位一体的涉军维权机构,即:县(市)成立由政府、人武部和法院领导参加的涉军维权工作领导小组,负责领导全县(市)涉军维权工作;县(市)人民法院成立涉军维权合议法庭,专门负责涉军案件的审理;成立军人军属法律咨询站,为军人军属提供法律服务。“涉军维权领导小组”、“合议法庭”、“法律咨询站”三位一体,互相配合,形成了强有力的涉军维权机制,闯出了在新形势下政法系统和社会各界依法拥军的新路子。

让法庭巡回起来
让维权异地联动

 
    2011年4月,在郑州一家物流公司打工的军属王德才在为一家公司送货时,该公司以其运送的货物在途中损坏为由拒不支付运费,还要求赔偿损失。为此,物流公司解聘了王德才,并扣发了他一年的工资。在多方奔走未果的情况下,王德才试着拨通了家乡商丘市涉军维权热线电话。
    商丘市立即启动了异地涉军维权联动机制,请求郑州涉军维权机构协助维权。在郑州市涉军维权中心的帮助下,该物流公司很快补发了王德才的工资,并恢复了用工合同,使问题得到圆满解决。这是河南省实现异地联动维权,把属地维权与异地维权相结合带来的新局面。
    近年来,随着外出经商、务工军属的增多,军属异地维权案件逐年上升。作为劳务输出大省的河南,每年约有1000万人外出务工,其中军属占相当比例。据省军区法院院长雷成伟介绍,2010年一年全省共受理军属异地维权案件89起,接待军属来信来访390余人次。“异地维权”已成为一个新的难题。
    劳务输出大县的夏邑县率先在河南蹚出了一条“异地维权”的新路子。夏邑县人武部每年都要对全县外出务工军属的数量、去向、从事的职业进行摸底调查,输入信息数据库,针对容易出现的劳资纠纷、合同诈骗、人身损害等涉法问题,在军属外出前专门安排一定时间,请法律专家讲解《民法》、《劳动法》、《合同法》等有关法律法规,使外出务工军属掌握维护自身权益的基本常识、方法。人武部还开通了维权工作咨询热线电话,协调县司法局指定两名律师为军属服务,同时积极依托本地驻外办事机构和当地人武部门,加强协作联动。2008年,河南省在全省推广了夏邑县的做法,并迅速在全省18个地市建立了“异地维权联动机制”,当年全省就解决了62起异地维权案件。

既要维护军人权益
更要珍惜军属形象


    郑州市中牟县军属贺某在村里公用通道上种植蔬菜,妨碍了村民李玉民的正常出行,两家发生纠纷,经涉军维权机构调解,贺某将蔬菜铲除。但时隔不久,贺某再次将菜种上,两家再次为此发生纠纷,矛盾激化并发生殴斗。中牟县法院“维护军人合法权益巡回法庭”根据事实对贺某作出了1000元的处罚,并向对方赔礼道歉。贺某认为法院没有为军属说话,使他丢了面子,便趁儿子探亲期间再次挑衅滋事。县涉军维权机构当即作出了依法对贺某拘留7天的处罚。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件事在当地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军属并没有特权,涉军维权要维护法律的公正,不仅是维护军人权益,也要维护军人形象。该县人武部又因势利导,及时在全县军属中通报了这起案件,引导军属珍惜荣誉,丢弃特权思想,明理守法,自觉维护军属形象。
    “法律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如果过度强调超越法律之外的特权,那么涉军维权工作最终将会走进死胡同。”谈起这起军属败诉的案件,省军区副政委赵金声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虽然军属败诉不是‘汤阴经验’创始者们的初衷,但在实际的操作中,只有维护权益与维护形象并举才能使维权之路越走越宽。”基于这样的认识,河南省军区在全省军属中广泛开展“珍惜光荣称号,塑造光荣形象,书写光荣篇章”的“三光荣”活动,教育广大军属正确行使权利,自觉遵纪守法,不当“特殊公民”,不求法外特权,不提无理要求,依靠自身形象赢得社会的尊重和理解。短短一年时间,全省就有30多户军属在与邻居发生纠纷后,主动登门解疙瘩,一时成为美谈。

从对簿公堂到和谐沟通
依法维权之路越走越宽

 
    面对涉军纠纷和案件类型的不断增多,河南省涉军维权部门清醒地认识到,现在部队官兵个人和家庭遇到的涉法问题,多是常见的民事和行政纠纷,往往涉及公安、信访、劳动、土地、民政等行政部门,不一定事事都依赖法院,如果做好行政维权工作,一样能避免矛盾激化。
    2008年,上蔡藉某部二级士官王宝昌其父母与邻居因口角发生纠纷被打伤住院。起初,原本和睦的邻里两家非要对簿公堂,一时搞得关系紧张。得知情况后,上蔡县“涉军维权办公室”高度重视,但他们认为,这是一起典型的民事纠纷,完全可以通过调解使两家和好如初。于是,上蔡县“涉军维权办公室”召集双方当事人,经过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两家矛盾很快得到化解,一度结怨的邻居又握手言和。
    这起典型的“司法维权与行政维权相结合”的处理方式,更加坚定了河南省司法部门进一步拓展“汤阴经验”、创新维权办法的信心。
    由于历史原因,驻确山某部200余亩军用土地被当地群众长期占用,影响了部队建设和训练保障任务的完成。法院判决后,当地法院、教育、土地等职能部门联合到实地办案,准备依法收回土地,为部队施工建设扫除障碍。听说消息,当地近100名群众聚集到现场阻止部队施工,一场集体暴力抗法的群体性事件一触即发。
    面对情绪激动的群众,部队领导和司法部门的人员在现场组织了一场特殊的普法教育。部队买来矿泉水发给群众,法官们联系实际讲述了暴力抗法的严重后果,驻马店市国防教育办公室的人员还联系1998年抗洪、2008年抗冰雪的具体事例讲述了部队官兵为维护人民群众利益而作出的牺牲奉献,引导大家认清国防利益的重要性。法官和部队领导娓娓而谈,道理浅显易懂,听者入耳入心,两个小时后群众自动散去。
    当晚他们又将有关法律、法规的宣传单散发到群众家里,县电视台、广播电台还专门制作播出了普法宣传的专题节目。一个星期后,部队顺利收回了土地。事后,很多群众感叹:“是这次及时的普法和国防教育活动把我们从违法的边缘拉了回来。”
    安阳军分区协调市政府信息中心、市广播电视局、市通信公司等单位联合建立的“涉军维权综合信息平台”,在全省推广后,还架起了军属与群众、军属与维权机构相互交流的桥梁。在这个信息平台上,军人、军属、法官和群众畅所欲言,许多涉军案件在这里被收集梳理分类进入维权程序,许多困惑在这里渐渐解除,许多矛盾和怨恨在这里冰消雪融。
    2010年8月中旬,商丘市涉法维权工作人员在信息平台发现有一个网名“复仇”的军属在留言中语气十分偏激,扬言要对“仇人”实施报复。工作人员与他反复交流,讲解法律知识和涉军维权程序,并表示帮助他维护权益。在工作人员的开导下,这位军属来到市涉军维权中心接受帮助。原来,这名军属因宅基地问题与邻居产生纠纷,由于问题长时间没有解决,积怨较深,他就迁怒于村支书用权不公,就产生报复村支书和邻居宣泄心中愤恨的想法。在维权人员的调解下,这位军属的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误会消除了,意见统一了,一起恶性报复伤人事件悄悄平息。
    谈起这件事,河南省军区政治部主任周和平感触颇深:“涉军纠纷都有一个从萌芽到矛盾激化的演变过程,创新‘汤阴经验’重在维权,更要把工作的重心前移,在预防案件和纠纷上下工夫,在促进社会和谐上做文章。”
    为此,他们在基层培养了大批的涉军案件调解员,使其活跃在群众生产生活的一线:田间地头,他们挽起裤腿,一边与军属共同干活,一边用浅显的道理讲解法律知识;农家小院里,他们在闲聊中给军属讲依法维权的小故事;乡间赶集的小路上,他们与军属边走边讲解邻里之间和谐相处的道理。融洽的气氛中,浅显的道理、真诚的劝导如丝丝春雨浇灭了火气,消除了怨恨,平息了争吵,融入了和谐……

网站声明 | 访问分析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双拥杂志社 技术支持:民政部信息中心
京ICP备13012430号